beplay

文字常让我泪湿双眼(图)

  求学的地方都比较近,外出又总是时间短,大多为业务培训或旅游等,不知乡愁啥滋味。影视节目中的表演成分浓,不那么容易被打动。电脑成为趋势,但文字出现在电脑上像是失去了生命力,也大多感染不了我,且对着电脑一久眼睛就干涩。

  我习惯于纸媒这个载体,携带方便,随时随地都可以阅读,并能掩卷沉思。常常感动于别人精彩的文章,也有了与人交流的欲望及冲动,但学生时代应试作文一分甜九分苦的磨难还历历在目。进入社会,算是可以脱离苦海了,又何必再自找苦吃?其实,天道酬勤,文学并非少数人的专利,也不该成为一些人孤芳自赏的产物。敢于挑战自我,尝试各种文体,走出了艰难的一步,却暂时还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定位。

  整理文稿时,翻到早些年的短小说《女儿泪》,虽大部分情节是虚构及合成,但读到母亲突然因故被虐杀,父亲另觅新欢,女儿面对成堆的玩具,那茫然无助欲哭无泪的眼神,让我思索一连串的社会问题,我又一次不知不觉泪花闪闪。《老爸的情怀》是我回忆中的片断,在家里穷困时,老爸匆忙间错卖了我的书籍,被我连续咆哮威胁,他默默承受来自儿子的指责,为能尽快追回作出种种的努力。亲情不计回报,长大了才慢慢地读懂沟通与谅解是那么的珍贵。老爸那句“你不是扛锄头的料”让我有更多的机会与文字打交道。每当看到“父爱”二字,像两滴泪珠,我的眼睛常有一种潮湿的感觉。回忆往往靠不住,也比较肤浅,只有适时恰如其分记录的文字才会深刻。一篇《怀念恩师》的习作多次中断未能成稿,恩师饱含真情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感恩的心触动我心中柔软的地方,让我多次泪流成行。我不忍心替以前的文字“整容”,不想失去它真实的模样。

  迷上文字并非像吸鸦片那么容易上瘾,可一旦练成了精神鸦片,又不易像强制戒毒那样受打击而放弃。没有纯兴趣的写作,需要另外爱好的支撑,虽断断续续,但专注始终如一。对悲伤作一次次的发泄,也记下美好瞬间的感受。写吧,常常无法进入采花酿蜜的理想状态,熬得一阵阵难受。不写又会更难受,像慢性病一样反复发作。

  每当写完文章的最后一句,就像爬到山顶舒缓口气,神清气爽。也常为自己的文字泪湿双眼。据说,泪可以排毒,我不在乎这一点点流露。

上一篇:广州初中生患甲流昏迷18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