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play

广州初中生患甲流昏迷18天

  你得了这种病,不是很可怕的。别人得了都可以治好,你别放弃,不要放弃生命。全国最好的医生都过来给你治疗了,医院也组织了最好的医疗小组给你治疗。爸爸妈妈都在等着你好起来,亲戚为了你都流了不少眼泪,你要快点好起来,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小邱妈妈的录音

  昨日上午,在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ICU病房的家属休息区,记者见到了小邱的父母。小邱的妈妈吴女士耳边有几丝白发,面容憔悴,邱先生则刚从ICU病房里探望儿子出来,眼眶有些红。

  “医药费一天天地累积,欠医院那么多,我心里也不舒服,毕竟这么多人照顾我儿子。但现在实在没有办法,我很怕继续没钱交的话,医院会停药。”吴女士说,前几天家里凑了一万元交到医院。然而这段时间生意不好,货也卖得差不多了,他们很难再凑出更多的钱。

  “虽然说他现在甲流病毒已经消失,但如果没有感染甲流,他也不会造成这个病,希望政府能帮帮忙。”吴女士说,小邱曾在广州市中医院住院,2万多元的费用已交齐,但后来转入广医一院,而其家人又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住院,因此全部加起来,共欠下两家医院的费用达近10万元。

  在小邱感染甲流时,小邱一家五口也进入了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小邱的爸爸因有肺炎,迟迟未能出院,直至8月21日甲流病毒检测呈阴性后,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医院批准其出院。当日,不顾身体的虚弱,他第一时间赶往广医一院看望儿子。

  “我真的很着急,但又没有办法,只好不停地给他妈妈打电话问情况。我每天看电视,希望从上面听到儿子的消息。正好跟我一间病房的人有报纸,我就天天看。”邱先生说。

  “确实还有点肺炎,不过也差不多好了,现在自己买些药吃。我就想见到儿子。”邱先生说,他每次进去看儿子,都会帮他按按手脚、搓搓背,抚摸一下脸,这样儿子的脸色就好看些,自己心里也舒服很多。

  “他每次一进去就哭,每次都哭得把口罩都浸湿了,又要换多一个。”吴女士说,丈夫本来就瘦,因为小邱的事又瘦了6斤,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只有100多斤。

  由于小邱还躺在ICU病房里,家属每天只能探望半小时。为了能唤醒小邱的知觉,吴女士在医护人员的建议下特地买了MP3,录下要说的话。当她不在儿子身边时,MP3会一遍遍放给小邱听。“他平时都说什么奇迹,我说‘你就创造一个奇迹给我们看看吧’。”吴女士说。

  “我昨天帮他按摩,跟他说话,他的肩膀在半小时里稍微动了十来下。而且医生用电筒照他眼睛后,他流下一滴泪,睫毛也在不停轻轻地动。”

  据广东省甲型H1N1流感临床救治专家组副组长肖正伦教授介绍,小邱的脑水肿情况有所改善,对痛的刺激反应也增多,但仍属于中度昏迷,未脱离危险。

  广医一院方面明确表态,不会因为小邱欠费而终止治疗。“其实小邱很多费用我们都没有算进去了,例如小邱父母来看他,穿的隔离服一套就要200元,我们能免的都免了。”院方知情人士透露。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尹炽标表示,小邱家人在住院治疗期间的费用仍需自费付清。“卫生部已出台政策,可以居家隔离,有需要才住院,所以小邱家人在这里住院就按普通传染病一样要收费。”尹炽标表示,医院目前没有限制他们一定要在什么时间交齐。

  对于小邱的费用到底该由谁承担的问题,广州市卫生局党委副书记熊远大表示,卫生部规定甲流不属于免费的范围,但医疗机构也不会中断对患者的治疗。

  新快报讯 (记者 廖颖谊 通讯员 彭勇)记者昨日从广州市应急办获悉,广州市卫生局日前再次组织专家对广州首例甲流重症患者小邱进行会诊。8月18日专家组一致认为:该重症患者甲型H1N1流感已治愈,与流感相关治疗已全部完成,可以解除对患者的隔离措施。

  自8月7日小邱确诊为甲型H1N1流感重症病例后,市委书记朱小丹、市长张广宁先后作出批示,要求全力做好救治工作,同时做好一切防范措施。市卫生局多次组织专家进行会诊。鉴于目前小邱甲流已治愈,心功能已逐步改善,肺部炎症基本吸收,肝肾等器官功能趋向正常,昏迷程度较之前稍有好转,但缺血缺氧性脑病仍较严重,尚未脱离危重状态的情况,有关专家和医护人员正针对其他病状,研究制订相应的治疗方案,继续组织医疗力量,全力做好小邱所患基础疾病的救治和神经系统康复治疗等方面的工作。

上一篇:汪嵩回家 泪湿眼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