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play

奉新哪个家族的奇才?所著诗词雍正皇帝都大加赞赏!

  “江西帅兰皋先生,名念祖,督学浙江,一时名宿,都入网罗。”“帅公来时,余年十九。考古学,赋《秋水》云:‘映河汉而万象皆虚,望远山而寒烟欲起。’公加叹赏。又问:‘国马、公马’何解?余对曰:‘出自《国语》,注自韦昭。至作何解,枚实不知。’缴卷时,公阅之,曰:‘汝轻年,能知二马出处,足矣,何必再解说乎?’曰:‘国马、公马之外,尚有父马,汝知之乎?’曰:‘出《史记·平准书》。’曰:‘汝能对乎?’曰:‘可对母牛。出《易经·说卦传》。’公大喜,拔置高等。”“后帅公为陕西布政使,窜死台上,余赋五古哀之,末四句:‘青蝇宦海飞,白骨沙场抛。何当抱孤琴,塞外将魂招。’”

  “十九岁受帅兰皋先生念祖知,食饩。感知己之恩……近在汪松萝《清诗大雅》中得帅公《春园》云:‘群香多扑鼻,空翠总沾衣。良以得春趣,因之忘世机。径幽当晓寂,禽小见人飞。我意适如此,看云何处归?’又《秋信》云:‘柳残池受月,花落径添泥。’《弹琴》云:‘耳边犹有韵,空外绝无声。’”

  从以上两则诗话可知,帅念祖在育才、选才上是颇费心力且独具慧眼的,他后来的诗集命名为《树人堂诗》,可见他对人才的造作十分重视;帅念祖对袁枚来说,不过是一位使自己“食饩”即取得廪生资格的恩师,而袁枚对恩师却终生感恩戴德,可见帅念祖在袁枚的心中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袁枚后来成为乾隆时的诗坛巨擘,应是与帅念祖的赏识、教育、鼓励、提拔分不开的。

  帅念祖(1690-1750),字宗德,号兰皋,系帅我次子,奉新县北乡(今宋埠镇)锁石村人。他年少为诸生时,曾就读于南昌府的豫章书院,读书成绩十分优异,与新建县的周学健一同被师生们称为“连璧”, 豫章书院还把他们二人的课艺作品合编刊刻为范文,取名叫《帅周合稿》,当时士子没有不诵习的。康熙五十九年(1720),帅念祖中了举人。雍正元年(1723),帅念祖又登恩科于振榜进士第。他初次出仕是发往湖广任知县。雍正二年甲辰(1724),他被皇上召见,雍正皇帝见帅念祖仪表堂堂,气宇轩昂,特下了一道圣旨说:

  “帅念祖气度不同,以知县用甚属可惜。卿等可于乾清门将伊考试,并询问汉九卿有知道他者,着具折保举请旨。”

  皇上有旨,于是宫傅大冢宰朱轼,宫保大司农张廷玉,少宰黄叔琳、少司马李绂等具折公保。考试那天,皇上颁笔墨、赐喀食,表示礼待。钦命诗题是《赋得所乐在人和,七言近体限二萧韵》。帅念祖看了钦命诗题后,稍作思索,奋笔疾书,很快便交了卷,卷上写的是中规中矩的一首七律:

  八律宣风播大韶,众星环北指魁杓。太和在宇昭皇极,万国齐心奉圣朝。帝力共忘同饮食,康衢终日是歌谣。四灵不用频呈瑞,湛湛春阳百代调。

  皇上阅后,龙颜大悦,着以庶吉士用,散馆授编修,参与《一统志》的修纂。甲辰引见对帅念祖来说是人生转折的一件大事,为纪念这件事,帅念祖作有《癸卯捷南宫后,历荷恩遇,恭纪六首》,其二云:

  苑钟声晓入蓬莱,昨夜传呼引见来。百里且知难称职,九重那意更怜才。日华和煦临高殿,天语殷勤出上台。顷刻鹓斑交荐牍,孤根何以答滋培!

  他还在自注中说:“先奉王大臣拣发湖广,以知县用。雍正二年正月二十三日,吏部带领引见。随蒙宫傅大冢宰高安朱公、宫保大司农桐城张公、少宰宛平黄公、钱塘沈公、溧阳史公、少宗伯蔚州李公、少司马临川李公具折公保。”

  帅念祖因雍正皇帝看重和诸大臣保荐,他得以改任御史,迁给事中。雍正八年庚戌(1730)分校会闱,视学浙江时,他所选拔的士子后来都成为文才卓著的名士。此间他还进行了一项科举制度的改革,即“请试卷糊名册,储提调官以防弊窦”,后来遂成定例。乾隆元年(1736),他奉诏举博学鸿词,推举的齐召南、杭世骏、周玉章等学子皆中选。后官翰林,分巡大名道,旋调任陕西布政使,再护理巡抚事,可不知后来因为何事被贬到军台,并最终死在了戍所。这就是帅念祖的宦海生涯。

  “《树人堂诗》七卷,江西巡抚采进本,国朝帅念祖撰。念祖字宗德,号兰皋,奉新人。雍正癸卯进士,官至陕西布政使。缘事谪戍军台,殁於塞外。是集前有何晫《序》,称念祖塞上所作,有《多博吟》,今未见。此七卷则念祖官陕西时所自编也。念祖以时文鸣一时,务以幽渺之思,摆脱陈因,其诗亦清刻不俗。但平生精力尽于“八比”,徒以馀力为之,未能自成一队耳。”

  为《树人堂诗》作序的是何晫,考证可知,何晫(1697-?),字念修,号雨山,山阴人,何嘉延子。乾隆元年(1736)举博学鸿词,官何南通判。著有《雨山书屋诗钞》、《焚馀编诗钞》,李绂为之序。今国家图书馆藏《雨山诗钞》二卷,附《淮南学些歌》一卷,系道光二十八年(1848)山阴何氏重刻本。

  帅念祖诗到底如何?何晫在序文中说:“本朝定鼎以来,吾浙学臣以诗名者,周公清源而外,近有江西帅兰皋先生,《天台》、《雁荡》及各试院诸什,至今绅士什袭藏之,奉为科律。……余因以回环快读,遍游元圃,尽赏连城,不禁踊跃……今读是集,先生未遇时,《赠梅》、《翔鹤》诸诗,托物见志,风致潇洒。”可见《赠梅花》、《翔鹤行》即是他前期的代表作。我们先看看他写的《赠梅花》:

  雪消玉骨清,月暖香魂动。欲随巫峡云,去作罗浮梦。罗浮清晓赵郎去,一曲冰弦起相送。惜别柔情朝露零,卷春罗袂东风重。茫茫后会付烟水,知返神山何处洞?冯川川畔两三株,谁锄明月当年种?惜花人去花寂然,留与溪山作清供。囗春已透我独来,露香烟腻南枝开。晓光一抹带微卷,似从好梦初惊回。梦中举世无相识,翠羽飞来皆比翼。赵郎一去又千年,试向人间问消息。

  要读懂该诗必须先弄懂“罗浮梦”的故事。唐代柳宗元《龙城录》载:隋人赵师雄游广东罗浮山,傍晚在林中小酒店旁遇一美人,遂到店中饮酒交谈。赵师雄喝醉睡着了,在东方发白时醒来,发现睡在一梅花树下。后人遂以“罗浮梦”比喻好景不常,人生如梦。作者由家乡冯川河畔的两三株梅花而联想到赵郎亲历的罗浮梦境,借以表达自己的高洁情怀和未遇之前对人生前途的某种美好际遇的向往,但前途未卜,只好“试向人间问消息”。果然是“托物见志,风致潇洒”。

  九皋集遥鹤,峻翮修以洁。紫顶艳朱霞,丹眸皎明月。磊落涵清癯,精气内团结。翛然出尘姿,物外看澄澈。八月洛浦远,戒露清秋节。滴滴唳长天,高风起林樾。昔者王子晋,吹笙动丹穴。骖汝游缑山,举手道契阔。知汝万里心,烟霭戾轩豁。期以偃盖松,相随啄春雪。

  诗人借“翔鹤”这个形象寄托了自己超脱尘俗的高远志向,表现了他不随流俗的高洁情怀。“知汝万里心,烟霭戾轩豁”,胸壑是何等的开旷,“期以偃盖松,相随啄春雪”,襟怀是何等的清寒!

  帅念祖的《树人堂诗集》虽“未能形成一队”,但他的《多博吟》则是颇具特色的。纪昀《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在评述《树人堂诗集》前,在开头显著位置提到:“念祖塞上所作有《多博吟》,今未见。”话语中深含惋惜之情。显然,纪昀等人对此闻名的著作而未见,是甚感遗憾的。

  《多博吟》在民间流失多年,是族裔帅之宪于光绪五年(1879)将先贤著作汇编为《帅氏清芬集》时,发现并附编入《树人堂诗》之后的。帅之宪在《多博吟》跋中说:

  “案《树人堂诗》既经采陈,《多博吟》则云未见。二诗寒族均无藏本。乃搜访数年,幸得全帙,即依原钞八则。又知所获在前,其所咏人情、风俗、衣服、饮食,以至于土音、土产,非身阅其地、究心民膜者不能叙述。诗虽九章,要与图理琛《异域录》、陈伦炯《海国见闻录》等书,皆足以供志地为考据之资。独惜收罗时竟漏珊网。将此重镌,不又有俟于輶轩之征采,而非弟为家藏计也。顾传写多讹,即悉心校雠,不无鱼鲁,惟祈大雅垂示更正,不胜厚望。”

  据此,我们明白了《多博吟》失而复得的情况和全集的内容、特点和作用。再看山阴何晫在《多博吟》跋中说:

  “兰皋先生出藩西秦,谪居塞外风干草枯之地,极目萧条,思从中来,每一诗成,宜其激昂歔欷,慷慨悲壮,入于少陵沉郁之词而不自知。乃手辑自制《多博吟》一帙,寄付阮铨部卓山。卓山贻予点阅。其诗九章,惟记彼地之风土时事,琐屑捃拾,澄淡精莹,饶有晋唐风格。即古称鲍明远、岑嘉州,工为边塞之辞,无多让焉。而一出之和平醇浑,绝无羁旅历落,哀笳急管之声,盖其志和者,其音乐也。”

  据此我们还清楚了《多博吟》的风格特点。鲍明远、岑嘉州即鲍照和岑参,都是写边塞诗的高手,特别是岑参,几度出塞,久佐戎幕,他对边地征战生活和塞外风光有着长期的体察与深刻的认识。在他的边塞诗里,有的描写了边塞的自然风光,有的歌颂了边防将士的英勇战斗精神。而帅念祖的边塞诗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风格。大凡衣著、饮食、居住、文娱生活、交往、婚姻、集市贸易等都有反映。我们先看看他写边塞牧民丰产情景的《牛羊塾》:

  塞北牛羊有熟时,雪小露草则大熟,雪大没草则不熟。居一岁种以谷,居十岁种以木。此间但望牛羊熟,便是穷庐一年福。今冬飞雪不掩草,羊产羔兮牛抱犊。皮足裘,毡足屋,家家炉头多酒肉。我时相从果其腹,却似江南三月祭蚕娘,计算收成看上族。

  诗的前三句为诗前小序,为我们介绍了牛羊熟与不熟的判定标准是雪的小大和草的露没,说明了当地牧民生活的好坏也像全国农民一样,还要取决于“老天爷”的恩赐,“靠天吃饭”的现象数千年来连塞外牧民也无一例外。“今冬飞雪不掩草”便是塞外牧民的丰收之年的征兆,集中表现在:“羊产羔兮牛抱犊,皮足裘,毡足屋,家家炉头多酒肉。”作者用白描的手法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牧民丰收之后的兴旺、富足、幸福的生活图画,而这也正是作为一方百姓的“父母官”——陕西布政使梦寐以求的目标。从“我时相从果其腹”中,我们还能感觉到作者的无限喜悦欣慰之情。

  胡姬婑媠何佳丽,胡然而天胡然帝。貂帽双拖明月珰(见尊客必着帽),云鬟不绾芙蓉髻(以发作两辫下垂)。十三肤理妍,长裾窄袖锦连蜷。十五作新妇,胡琴合奉鸳鸯弦。朱陈缔好不论钱,马驼侭骑牛侭牵(俗以牛马驼为聘,以数多为贵)。一旦亲迎同箸鞭(俗尚亲迎女亦骑马联辔而归),父母痛惜翁姑怜。谁知种女生男讫,莺老花残憎老物。菩萨化作鸠盘荼,珠串盘胸闲念佛。

  诗中第一、二句概括地写胡姬像天神般的婀娜美丽;第三、四句具体地写胡姬头部的装饰和发式;然后再写胡姬一生的命运:十三岁受聘,十五岁出嫁,聘礼是“马驼侭骑牛侭牵”;初嫁之时是“父母痛惜翁姑怜”,生育之后是“莺老花残憎老物”,女人年老色衰之后由“菩萨”变成了“鸠盘荼”(丑妇),地位一落千丈,只能出家为尼,“珠串盘胸闲念佛”,“独卧青灯古佛旁”,终老此生。全诗对胡姬一生的悲惨命运给予了深切的同情,揭露了封建礼教和习惯势力对边塞牧区妇女的摧残。

  帅念祖在诗中对牧民的饮食习惯也有细致的描绘:“乳取酪,酪取酥,九蒸十炼成醍醐。养成黄芽生白雪,百瓶才得酒一壶。”(《波罗达唎酥歌》)“九月霜清校猎时,黄羊品味尤珍奇。荐盘色压红螺酱,上筋香凝白雪脂。”读了这些诗,让我们对牧民珍贵的食品“醍醐”和“黄羊”有了具体的认识,真可谓色香味俱全,引入垂涎。

  帅念祖在诗中还描写了牧民的赛马竞技活动:“起看走马胜飞凫,竞拟夺标争逐鹿。风鬃雾鬣滚香尘,蹑影超光翻地轴。”(《敖伯行》)“腾山越涧逐奔骥,八蹄翻践生黄尘。转眸蹀躞临深壑,飞身斜掷纶竿落。骧首惟看血汗流,长嘶已就青丝络。”(《挐马行》)诗写塞外青年牧民高超的骑术和骏马的雄姿,写得腾挪跌宕,虎虎有生气。

  帅念祖还描写了边塞少数民族集市归化城贸易的熙来攘往的画面,在作者的笔下,也是别具风味的:“城上程途才半月,往还手不持寸铁。披却裘眠大漠风,拾来粪煮沙滩雪。去者驱牛羊,肥驼大马寻西商;来者裹盐米,茶商布捆为归装。”(《城上行》)反映了边塞牧民用牛羊与“西商”换取盐米的贸易史实,这正是“丝绸之路”上当地百姓与西方商人进行商贸交易的具体反映。

  帅念祖善绘画,且是指头画之高手。《南昌府志·帅念祖传》中还说:“国朝指头画始于铁岭高其佩,念祖继之。”张庚在他的《国朝画征录》也说:“帅念祖,字宗德,奉新人。以礼科给事署陕西布政使。以指头墨作花草,间作山水。”可见,帅念祖是继铁岭高其佩创指头画之第二人。帅念祖的指头画和书法作品迄今尚有流传者,兹附数幅于后:

  这幅指头画表现的深秋傍晚江边的景色:淡淡的月色映照着秋雨新霁时江边峻壁的清影,登高俯瞰,树木萧疏,渔舟泊岸,历历在目。整个画面通过江边的芦苇、江岸杂树和闲泊的渔舟等特定景物,描绘的是一幅秋雨过后清冷、萧瑟的深秋江景。指头画能表现得如此细腻,足见作者绘画技巧之超卓。左上角江岸崖壁处的题画诗很细腻地再现了这幅画的内容:“江深流素月,峻壁濯清影。爱之陟层巅,心空万绿屏。孤鹤期欲来,人倚秋烟冷。”自注云:“庚申秋雨新霁,绿澄轩指头画,念祖又题。”可见该画作于清乾隆五年(1740)秋天,绿澄轩是他的画室名。

  这幅指头画是作者回忆曾经游玩过的风景:那年秋天傍晚时分,忽然下起了大雨,雨点打在江边的沙滩上,一阵轻风吹过,给在亭中避雨的人送来阵阵寒意。举目远望,山空无人,寂静无声,只有古树的叶子在秋风的吹拂下瑟瑟作响。这幅的意境与上一幅相似,也是清冷、萧瑟,表现的作者无穷的愁绪。左上亦有题画诗云:“落日沙上雨,轻风忽吹去。水亭送冰源,人望烟中绪。树古秋有声,山空夕无语。愁想托兹图,躇踌旧游处。”自注“绿澄轩又题念祖”

  从帅念祖的指头画中,我们欣赏了他的指头画和行书。他的楷书作品浑成古朴,颇具特色。著名的代表作有自录怀古诗三首和《杂录拙诗一册恭呈茂翁年老大人诲正》。我们先看他的自录怀古诗三首:

  第一首是《徐州怀古》:“戏马台临泗水孤,彭门霸业已蓁芜。九牛寂寞沉周鼎,百战雌雄认楚都。南透江淮波杳渺,西连丰沛雨模糊。桓山吹笛人何处,名守风流忆大苏。”第二首是《姑苏怀古》:“万堞金城扼太湖,阖闾霸业拥雄都。南方文运佳公子,越国兵谋上大夫。两世老臣轻一剑,十年红粉沼全吴。只今响屧亭台畔,度度春风咽鹧鸪。”第三首是《金陵怀古》:“凿断长垅王气通,青溪曲里管弦风。凤凰飞去一台月,龙虎销馀六代宫。今昔此情人迭改,废兴如梦水流东。斜阳又自沉沉晚,满眼江山是客中。”三首诗主题统一,布局整洁,浑然天成。又如他的《杂录拙诗一册恭呈茂翁年老大人诲正》:

  标题说是一册,其实是五首五言律诗,第一首《秋馆》云:“桐竹数殾雨,悄然池馆秋。水云轻易去,林霭淡难收。群品资心妙,新机托运流。庄生与蝴蝶,犹是刻舟求。”第二首《池上》云:“暑退众虑息,金波生蕊渊。鸟惊松露滴,鱼淬水花圆。琴院影明烛,茶寮郁暖烟。长吟倚楼句,一证泬寥天。”第三首《端居》云:“不作非非想,端居涉事清。双钩排笔阵,五字拥诗城。夜月黄娇兴,秋风绿绮声。浮去复何有,只是自然情。”第四首《春晓》云:“鸟语露华润,落花残梦醒。长闲似春好,清晓得心灵。群有昔陈迹,吾生真寄形。遥山卷帘处,滴滴一窗青。”第五首《永日》云:“永日涉诗趣,南溪寻酒人。柳深烟花雨,花暗水流春。缘感出遐想,藏溪怀谷神。小桥亭子上,恰此画中身。”

  帅念祖用五首五言律诗,吟咏某处园林中的五景,景中寓情,情中寓景,情景交融。诗格古朴清新,书法工稳浑成,诗书二绝集于一体,俱臻佳境。

  帅念祖的这一幅隶书作品,从《树人堂诗》卷六可知,诗题原名《吕审南廷评招赏藤花即席赋赠》,诗云:“我居卜城南,比舍依名贤。买邻倘论价,索值应三千。灼灼古藤林,托根肇何年?肤理炼冰雪,英华养风烟。龙蛇蛰初奋,拔地势蜿蜒。老干互纠结,弱蔓交萦牵。散作弥空花,燕支雪一天。我室仅容膝,我墙才及肩。疏帘度清影,繁英媚东偏。主人值公暇,开阁相招延。亭午风日美,其下张琼筵。暖香浸秾郁,飞瓣纷回旋。面目耀彩绮,杯盂翕芳鲜。但觉意兴豁,未可文字铨。归息坐月明,伴花同醉眠。”

  但书法文字与诗集文字与有较大出入,书法文字是:“我居卜城南,比舍依名贤。买邻倘论价,索值应三千。灼灼古藤株,托根肇何年?肤理炼冰雪,英华养风烟。龙蛇奋初蛰,拔地势蜿蜒。老干互纠结,弱蔓交萦牵。散作弥空花,燕脂雪一天。我室仅容膝,我墙才及肩。东家富繁英,西宅分馀妍。主人公事暇,开阁罗神仙。亭午美风日,坐花张四筵。暖香浸秾郁,飞瓣纷回旋。面目耀光彩,杯盂翕芳鲜。但觉意兴豁,而难文字诠。归窗弄清影,明霞炳东偏。酒倦月在榻,伴之同醉眠。”

  书法文字加点处均与诗集文字互异。既是“即席赋赠”,可知书法文字为初稿,后来结集出版时作者对原诗有删改。作者自注云:“壬子初夏,承招赏藤花拙作,丁卯复至都门,录呈慎翁老先生教正。”由此可知,作者早在雍正十年壬子(1732)初夏就曾应慎翁之邀到京城“赏藤花”,赠即兴写下了这首诗。乾隆十二年丁卯(1747),帅念祖再次到京城时,帅念祖又将此诗“录呈慎翁老先生教正”。

  诗人笔下的藤花,是京城最古老、最著名的花木。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中云:“京师花木最古者,首推给孤寺吕家藤萝。……吕氏宅后售与高太守兆煌,又转售程主事振甲。藤今犹在,其架用栋梁之材,始能支柱;其荫覆厅事一院,其蔓旁引,又覆西偏书室一院。花时如紫云垂地,香气袭衣。慕堂孝廉在日(慕堂名元龙,庚午举人,朱石君之妹婿也,与余同受业于董文恪公),或自宴客,或友人借宴客,觞咏殆无虚夕,迄今四十余年。再到曾游,已非旧主,殊深邻笛之悲。倪穟畴年丈尝题一联曰:一庭芳草围新绿,十亩藤花落古香。书法精妙,如渴骥怒猊,今亦不知所在矣。”

  诗人笔下的“慎翁老先生”就是藤花的最初主人吕审南,号慎翁,曾任廷评(即大理寺评事)。这幅书法作品也像藤花一样数度易主,最后一任主人收藏这幅作品时曾在上首附了一个小序云:“吕慎翁先生,顺天大兴人也,其上世自河南迁于山左。公之祖讳相,仕明为永定门尉,以身殉难,赐谥入祠,后世遂家于顺天。历传至公,明道正谊,博学尚文,一时往来者如倪穟畴、查声山、囗盟山诸君子,而豫章帅兰皋馆于其家,尤称密交。时写珠布口之古藤书屋论文吟咏,殆无虚日。暨公之孙讳长生,字景米,囗兰浦由乾隆庚子(1780)孝廉仕至山西汾阳县令,降补磁州学正,未任而卒。是幅隶法秀逸,诗句高古,余尝于前浦姨丈斋中见之,今垂廿馀载即转售他人。兹日满望村买皌装潢成帙,须缀数语,用志为忘,亦可想见慎翁姻前辈博雅之醇笃者也。”

  这段文字交代了吕审南的籍贯、为人、后裔仕宦及吕审南在古藤书屋与倪穟畴等交往的情形,而帅念祖正是因为“馆于其家”,才得以有与之交往的机会,才得以写下这流传千古的《吕审南廷评招赏藤花即席赋赠》。一幅书法作品竟然与京师著名藤花和古藤书屋有如此深厚的渊源,这大概是帅念祖当年也不曾想到的。

上一篇:奉新帅氏祖居诗文

下一篇:没有了